首页 机构 学科建设 招生 培养 学位 德育 就业 办事指南 下载中心 新闻 动态 通知公告 工作简讯 群众路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动态 | 学科动态
美、日、英等发达国家大学学科建设的基本经验及其启示
发布时间:2012-04-18 编辑:本站原创 阅读:
    

摘自《科技管理研究》2009年第3期,颜建勇,浙江财经学院教师

学科发展水平是衡量大学整体水平的主要标志,大学之间竞争的实质是学科实力的竞争,学科强则大学强,学科兴则大学兴,学科竞争力已成为大学核心竞争力。为此,世界各国大学尤其是著名大学纷纷把学科建设作为推动大学发展、保持优势地位的中心工作加以重视。本文以美国、日本、英国等发达国家大学学科建设为例,探索其学科发展与建设的基本经验,并试图从中得出一些有益启示。
    一、美国大学学科建设的基本经验
美国是世界高等教育头号强国,高等教育结构体系十分完备,拥有一大批世界著名学府以及众多居世界领先水平的学科。美国高等教育的科学研究、人才培养、社会服务三大主体功能得到了很好的发挥,主要得益于强大的学科基础。美国大学学科建设的基本经验主要有以下三点:
    (一)交叉学科蓬勃发展
    美国知名大学特别强调科学技术与复杂社会问题的相关性,这些问题的研究往往需要不同学科专家的共同努力,因此,美国知名大学普遍重视和推动多学科的交叉、融合与发展。在麻省理工学院,交叉学科的研究十分活跃,跨学科研究中心和实验室(如怀特学院、电子实验室、雷达实验室等)已超过64个,许多来自不同学科领域的科学家在跨系或跨学院的多学科交叉中心或实验室中工作。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学科建设具有一个非常显著的特征,就是充分利用其在医学、理学、商学和社会学等方面的优势,最大限度地加强各学科之间的联系,最大限度地拓宽与这些学科紧密相关的边缘学科,进行跨学科研究。宾大近几年新成立的一些研究中心,包括认知神经科学研究中心、生物信息工程中心、人类遗传学中心,医药与工程研究所等,全部都是从事跨学科研究的。斯坦福大学在2000年前后实施了“生物学交叉学科”研究计划(Bio-xprogram),涉及生物工程、生物医学、生物科学三大领域,中心不仅有生物学和医学专家,还汇聚了物理工程、材料等诸多学科的专家。此外,哈佛大学、密歇根大学等著名大学都普遍设立了“合作基金”或建立了“学科交叉专家委员会”等机构,以推动跨学科研究的开展。
    (二)学科产学研衔接紧密
    社会服务是高等教育的三大功能之一,大学社会服务功能的发挥主要是以学科建设为载体来完成的。为社会服务是美国高等教育长久以来坚持的一大特色,早在1862年,美国的《土地赠与法》就赋予美国高等学校一项新的职能——服务。20世纪后,随着美国社会、经济的发展,对大学的“社会服务”功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威斯康星大学堪称典范,1904年该校在范海斯校长的领导下提出了“威斯康星计划”,明确提出威斯康星大学两项重大使命——“帮助州政府在全州各个领域开展技术推广和函授教育以帮助本州人民”,1909年斯迪芬撰文,把这项计划描绘成“把整个州交给大学”、“大学对本州人民的作用就如同人的头脑对人的手、脚和眼的作用”,即“大学要给人民以信息、光明和指示”。直至今天,该校技术推广效力和函授教育仍极具规模。1914年,美国国会又通过了《史密斯来沃法》,拨款支持高等学校在人民中传播有关农业和家庭的实用信息,并鼓励对这些信息的利用。二战期间,美国大学与工业界有了更密切的联系,许多战时的研究、开发和生产工作史无前例地把大批大学、工业界和政府中的科学家、教授和工程师集合在一起,建立了密切的工作关系,战时建立的这种关系基本在战后坚持了下来,并得到了发展。20世纪50年代,斯坦福大学副校长斯特曼率先提出“把大学和工业结合起来,建立技术专有社区”的战略思想,并据此首开建立科学园的先河,极大地促进了工业创新,对著名的“硅谷”的兴起和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时至今日,美国已习惯于依赖研究型大学解决其国防、空间探索、疾病、保健以及当前的工业生产率和创新问题。学科社会服务功能的卓越发挥对美国传统高等教育制度产生了巨大冲击,它打破了美国高等教育的封闭体制,在高等学校和社会之间建立了有机联系,使大学得到了社会各方面的支持,加速了大学学科高度综合、高度分化的发展进程,为大学学科的发展赢得了良好的外部环境。
    (三)学科发展与研究生教育互动成功
    美国大学的学科建设,在强调科研创新和服务社会的同时,把人才培养放在十分重要的地位。美国成为世界头号研究生教育强国,主要得益于大学学科建设取得的辉煌成就。美国几乎所有的研究型大学和学院在其下属的部门都有著名的专家、学者,并且研究型大学学科设置齐全、学科结构完善,拥有一批举世公认的高水平学科,基础学科实力雄厚,有很强的跨学科的研究和教学力量。建立在此基础上的美国研究生教育获得了巨大成功,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的工业、教学和科研的创新性人才。美国大学一流的学科建设水平造就了一流的研究生教育,培养出了一流的创新性人才,这些人才反过来进一步推动了各领域的创新的需求,成为创新研究的承担者,为美国大学学科的发展与建设注入了强劲的活力,提供了坚实的人才与智力保障。
    二、日本大学学科建设的基本经验
    二战后,日本很快地医治了战争创伤,实现了经济腾飞,创造了世界经济发展史上的奇迹。这一奇迹的出现可归功于“教育救国”政策的实施,特别是日本高等教育的学科发展功不可没。
    (一)学科学术组织模式“与时俱进”
    针对现代学科交叉和综合发展的趋势,日本很多大学纷纷根据本校的实际情况,不断改革和创新学科的学术组织模式,以保持学科发展的组织活力。以筑波大学和东京大学为例。筑波大学针对“讲座制”造成的学科间人事交流缺乏、宗派主义严重、割裂学科发展的整体性与统一性等弊端,在总结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吸收国外大学的先进经验,大胆废除了旧式的“讲座制”,建立起了新的“学群、学系制”,使不同学科领域的教育、研究得以交流与协作。筑波大学共设有基础科学学群、文化生物学学群、经营工学群、体育专门学群、艺术专门学群、医学专门学群,这些学群突破了传统的狭窄的专业领域范围,内容都是综合性的。东京大学是日本最著名的大学,其学科水平尤其是理工科在日本是一流的。东京大学的学科水平之所以如此高端,除了东京大学严谨的学风、国家的大力扶植等因素外,一个重要举措是与时俱进,不断改革和创新学科学术组织模式,先后经历了从“学院学系——研究所——研究中心”模式的嬗变。“学院学系”模式完全打破了老学科的旧框架,对老学科进行了彻底的改造和重组,进一步拓展了本来就较宽的学科口径。而面向工业的“研究所”模式有利于解决综合领域的问题,在学科的划分上体现了学科高度综合又高度分化的发展规律,较之传统的学院学系模式又更进一步了。“研究中心”模式则在“研究所”模式的基础上更加体现出了学科交叉融合的发展趋势。东京大学学术组织模式体现了高度的跨学科性和综合性特点,它既是对传统模式的扬弃和超越,也是对传统学科的再集成。
    (二)学科设置和调整“与时俱进”
    战后日本高等教育的一大特色就是能够根据社会的发展需要不断地调整或压缩某些老学科、老专业而新设所需的新学科、新专业。譬如,由于目前及今后较长的一段时间内,对教员和医生的需求有所减少,日本大学就压缩了相关专业的招生量,同时也对相关的学科专业进行了调整或压缩。而针对日本老龄化程度不断加剧、全球一体化潮流以及情报科学迅猛发展的状况,日本大学在新增学科时,努力向社会福利和护理、向国际文化和国际交流以及环境人类、向情报方面的学科领域倾斜。在日本近几年新成立的17所大学中,有5所是专门的福利护理方面的大学,新增设的学部及学科中,福利和护理方面的占相当大比例,早稻田大学开设的国际关系学科、国际经营学科已成为本国学生青睐的热门学科。由此可知,日本近年来学科的发展趋向正是与现代社会的老龄化、国际化、情报化的发展趋势相一致的,体现了鲜明的时代特色。
    (三)以高水平学科为依托加强研究生教育
    日本非常重视研究生教育,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开始加强研究生教育的发展。1998年底《21世纪的大学与今后的改革方针政策(中间报告)》进一步明确提出:培养高水平学术研究者与高级专门职业化人才是今后研究生教育的重要任务。2007 年开始实施的“21 世纪COE (Center Of Excellence)计划”,投入巨资对能开展具有世界顶级教育和研究水平的各领域研究生院进行重点支持。为适应现代科学发展的特点,政府鼓励大学以高水平学科为依托,跨学科组建独立的“研究科/专攻领域”,鼓励创建独立的大学院(即研究生院),鼓励大学之间共建“联合大学院”,鼓励与大学或几个大学以外的研究生或机构组建“连携大学院,以此推动多学科的融合及研究生教育的发展,培养出更多的高水平研究与技术人才。高水平学术研究者有效提高了大学学科的研究水平,促进了大学学科的发展。
    三、英国大学学科建设的基本经验
    英国的高等教育十分发达并且享誉全球,高等教育为英国崛起为世界强国作出了重大贡献。英国的大学极度重视学科建设,众多学科的发展处于世界顶尖水平,创造了许多对人类社会发展产生深远影响的原创性成果。考察英国大学学科建设的基本经验,主要有灵活的学科结构、独特的学术组织模式以及创新性的研究生培养模式等,以下作一简要介绍:
    (一)市场倾向性的学科结构
    大学自治、学术自由是英国大学长期以来引以自豪的一个传统,但由于受英国历史文化的影响,大学一味追求学术性和人文价值,而忽视了大学对社会经济和科技发展所应承担的责任,导致了重文轻理、学科结构严重失衡的现象。为此,英国政府和教育界进行了广泛的宣传,力求改变人们重文轻理的陈旧观念。英国先后在五六十年代、七十年代对大学学科结构进行了调整,进入上世纪八十年代,英国政府开始对大学自主权进行适当限制和调整,相应扩大政府宏观调控力度。近年来,英国大学在学科设置和调整上表现出来的市场倾向性越来越明显,应用性较强的社会科学及理学、工程医学类学科比重有较大增加。以伦敦大学为例,以培养研究型硕士和博士为主的学科中,人文、社会、理学、工学、医学的学科专业数之比为1:1.22:1.54:0.56:1.66。医学学科和工学学科分别占到29.7%、11%。
    (二)“小而全”的跨学科学术组织模式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英国大学学科建设日益注重并强调交叉学科、综合学科以及新兴学科的发展。牛津大学、剑桥大学、伦敦大学等著名大学的组织架构均实行学院制,存在着大学的中央架构和独立的学院架构两个不同体系,但与其它国家大学的学院制不同。在其它国家的大学中,所设立的二级学院是按学科划分,如文学院、法学院、理学院、医学院等,而牛津大学、剑桥大学各学院大都是文理交叉,自然学科、社会学科、人文学科并重,牛津大学现有39个学院、剑桥大学现有31个学院,都是“小而全”,而不以学科、专业划分。独特的学院制体制以及学科的混合为研究人员和学生提供了跨学科合作研究以及和其它部门加强学术联系与合作的机会。以牛津大学、伦敦大学为例。牛津大学生命环境学部的专业设置充分体现了跨学科和综合性特点,这个学部不仅包括生物化学、植物科学和动物学及其综合科学,也拥有文科方面的人类学、考古学、地理和环境学等系科。伦敦大学注重打破系科界限,设立综合性的地区研究、发展研究和教育研究等研究中心,同时实施研究生跨学科学习计划。
    (三)创新性的研究生培养模式
    英国研究生教育历史悠久、治学严谨、要求严格,在全球高等教育中具有很高的声誉。英国大学的研究生培养体现了创新性人才培养的特点,一是建立了严格的研究生导师制度,在选择导师时特别注重导师的科研创造能力,以能否培养出创新性的研究生作为评判导师教育工作的重要指标。加拿大散文家斯蒂芬·利考克教授指出:“牛津大学之所以成功,这个秘决的关键在于导师的作用,学生所知道的一切都是从导师那里,或者不如说同导师一起学到的,对这一点大家都没有异议”。二是在培养过程中重视跨学科的综合研究,研究生科研选题来自生产实际,涉及到多个学科领域,着重提高面向现实经济生活、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三是十分重视研究方法论的教育,开设的研究生课程注重体现学科交叉和横向联系。四是注重开展研究生教育的国际交流,吸引世界优秀的学生到英国去留学。在过去50多年里,英国大学产生了40多位诺贝尔奖得主,体现了英国大学研究生创新教育的成功之处。英国高水平的研究生教育培养出了众多的杰出人才,为大学的学科发展和建设提供了强大的人才保障与智力支持。
    四、几点启示
    美国、日本、英国均是高等教育发达国家,三个国家的大学学科发展与建设的经验各具特色,学科发展水平居世界前列,通过对上述三个国家的大学学科发展与建设经验的探索,可以得出如下有益启示:
    (一)跨学科研究是大学学科学术创新的主要方向
    跨学科研究是指主体根据学科间的内在联系,以综合性问题研究为中心,进行的科学研究活动。当今世界,随着知识的高度分化、高度综合,学科的前沿在不断拓展和延伸,不同学科间的相互交叉、渗透、融合已成为学科发展的主流趋势。因此,在美国、日本、英国等发达国家的大学学科建设中,学科交叉领域的跨学科研究获得了蓬勃发展。跨学科研究能够很好地融合不同学科的范式,发现以往被学科所忽视的研究领域,打破不同学科间的“知识垄断现象”,增进了学科间的交流。在跨学科研究领域,新思想、原创性研究成果不断涌现,并催生出了许多新学科,跨学科研究已成为当前大学学科学术创新的主要方向。此外,跨学科研究这种以“解决问题”为中心的研究模式,对于推动科技进步,解决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的重大综合性问题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二)社会和经济发展的需要是大学学科设置和调整的主要动因
学科是知识的分支,学科的发展有自身的内在逻辑,这是大学设置和调整的内在因素。学科的发展除了内在因素外,还要受到外部力量的影响和制约,即外在因素。学科正是在内在因素和外在因素的共同作用和驱动下不断获得发展的。从美国、日本、英国等发达国家大学学科建设的基本经验来看,外在因素即社会和经济发展的需要已成为大学学科设置和调整的主要动因,市场经济的需求、国家和政府的需求,对大学学科建设的社会服务功能的发挥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刺激了相关学科的蓬勃发展,从而推动了大学在学科设置和调整上朝着“市场化”的方向深入进行。
    (三)高水平的研究生教育是推动大学学科可持续发展的主要智力源泉
学科建设是研究生教育的载体,研究生教育是学科发展的的智力支撑。考察美国、日本、英国等发达国家著名大学的发展经验,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没有一流的学科水平,就不可能有一流的研究生教育,更谈不上杰出人才的培养。一流的大学要保持其优势地位,必须要有优势学科作支撑,而优势学科必须有出类拔萃的带头人、出色的科学家等杰出人才作支撑,而杰出人才的培养有赖于一流的研究生教育。因此,建立在一流学科基础之上的研究生教育已成为大学学科保持优势地位、推动学科可持续发展的主要智力源泉。